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國產高端醫療器械何時才能與進口產品比肩

國產高端醫療器械何時才能與進口產品比肩

日期:2017年5月11日 16:55

  近日,中科院西安光機所宣布成功研制出了可用于工業化制備心臟支架的飛秒激光高精細加工設備。這種新設備能夠實現多種材料高精細低損傷切割加工,解決了國產心臟支架由加工精度帶來的質量問題。這是“中國制造”在醫療器械領域又一個可喜的進步。

  但是我們也應當繼續保持虛心的態度:這個進步屬于局部的突破,而局部戰場取得的勝利并不代表掌握了戰略主動權,進口醫療器械在高端醫療器械市場占據優勢的整體態勢尚未改變。

  例如,在北京多家著名三甲醫院的心血管外科,進口心臟支架的消費量顯著高于國產產品。大型醫院少不了螺旋CT、核磁共振設備等造價不菲的醫學影像設備,飛利浦、西門子、GE在該領域占據絕對優勢。大型醫院的檢驗科少不了高通量的體外診斷檢測設備,羅氏Cobass系列目前是行業標桿。外資企業長期把控著中國70%的高端醫療設備【1】,要想在醫療器械領域實現進口替代,中國企業還要在研發上下多年的功夫。正所謂“雄關漫道真鐵,而今還需從頭越”。

  如果進行橫向比較,國產醫療器械與世界領先水平上尚有差距,但這種差距正在逐步縮小。如果縱向比較,國產醫療器械近年來已經取得了長足進步。心臟支架、彩色B超、全自動5分類血細胞分析儀等高端醫療器械能夠實現國產化,已經是難能可貴的突破——“有多好”是量變,“有沒有”則是質變。

  國產醫療器械一度不成氣候,直到近些年才見到曙光。雖然人們都能看到事實,但不見得都能以科學合理的方式解釋事實。有些人認為國貨不行是因為中國文化“缺乏創造力”“缺乏匠人精神”“缺乏質量情操”。這類觀點說穿了不過是《河殤》在當代的翻版,屬于自我矮化的逆向種族主義,與真正的原因沒半毛錢關系。科學地解釋醫療器械行業的發展趨勢,需要產業經濟學的知識加上歷史視角。國產醫療器械歷史上落后的原因,是中國從前的經濟大環境不足以支撐醫療器械的產業生態。

  醫療器械的產業生態是什么樣?醫療器械市場高度成熟的美國和歐盟是很好的參考樣本。歐美醫療器械產業的特點是“三高”——高門檻,高投入,高回報。

  •高門檻,體現為醫療器械的研發強烈依賴于國家的工業基礎和技術積累。倘若一個國家連材料體系、材料標準都不健全,拿什么去制造醫療器械?

  •高投入,意味著高昂的研發成本。以著名醫療器械企業雅培為例,2016年全年研發支出高達14.22億美元【2】。這些銀子都花在什么地方?一方面要供養研發團隊。研發人員屬于高知識群體,薪酬上怠慢不得。擁有博士學位的工程師,年薪一般都在10萬美元以上。另一方面還要用于海量的產品測試,對待藥監部門的要求更馬虎不得。

  •高回報,則源于產品的溢價銷售。以高端醫療器械的巨頭美敦力為例,2016財年中期的銷售毛利率高達68.39%【3】。相比之下,2016年前3季度我國家電行業整體毛利率為24.59%【4】,僅為美敦力的36%。高回報之所以至關重要,是因為醫療器械的產品迭代升級很快,企業需要大量利潤來支撐下一代產品的研發投入。唯有高回報才能支撐高投入,形成正向資金循環。

  國產醫療器械一度不成氣候的原因,恰恰是無法形成上述正向資金循環。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中國都屬于低收入國家。放一張中國人均工資增長趨勢的表格,大家來感受一下。在1997年前后,許多北方城市的平均月薪還不到800元。在當時的背景下,單價高達8萬元的心臟支架無異于天文數字,沒幾個人用得起。這就是凱恩斯所說的“有效需求不足”——人們客觀上需要某些商品,卻因為購買力不足而無法消費。

所屬類別: 行業資訊

7星彩开奖结果